蒋介石“文胆”陈布雷:跟孔祥熙、陈氏兄弟之流不来电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linehorrorgames.com/,多布雷

在当年的民国政府中,陈布雷是一个异数,他贵为蒋介石的“文胆”,多年来一直是蒋介石的红人,但他无论是对待亲朋还是部属,都是非常平易近人的,这跟其他达官贵人有很大的区别。

陈布雷跟戴季陶、于右任、叶楚伧、邵力子、张治中等人关系比较好,这不是因为官场习气,而是这些人大多是他进入仕途前的同事或前辈,双方的感情不掺杂一些利益纠葛,比较纯粹的人际交往。

陈布雷和部属的感情也非常好,他的随身副官陶永标跟随多年,陈布雷对他就跟自己的子侄一样,甚至在自杀前还给陶永标单独留下一封遗书,妥善安排了陶永标的出路。

陈布雷一直身居高位,但他没有特权意识,生活上很清苦,家里也布置得非常简单,3把旧沙发用了很多年,自己的专车从来不允许家人使用。

我们都知道,当时出了蒋介石,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就是以孔祥熙、宋子文、陈果夫陈立夫为首的三大家族,但陈布雷对这些人的弄权肥己行为很看不惯,除了公事上不得不应付,私下里基本上没有来往。

陈布雷甚至还对身边人说:“只有德操相同的人。我才与之交往,孔、宋一批人即使到我家来,我也是不接待的,因为无话可谈,话不投机半句多。”

抗战后期,蒋介石兼任行政院长,但他到外地开会或视察时,行政院事务就由副院长孔祥熙暂代,而陈布雷作为侍从室第二处主任,就免不了要跟孔祥熙多接触。

有一次,布雷先生是谁陈布雷和孔祥熙在行政院办公处谈完公事,两人准备告别离开,孔祥熙突然给了陈布雷一个信封:“布雷先生,你身体不好,子女又多,负担重,战时物价高涨,我这一点区区小意思,聊表微意。”

陈布雷虽然为官多年,但他还没遇到过这一段情况,脸红了半天,赶紧把信封还给了孔祥熙。

几天后,陈布雷在中央银行工作的侄孙陈辟尘来探望他,陈布雷说起这件事情还是气愤异常,陈辟尘却说,这种手段对孔祥熙来说并不稀奇,蒋介石身边的人几乎都拿到过,但碰了钉子的,陈布雷怕是第一个了。

陈辟尘还告诉陈布雷,信封里装的是100万元的银行本票,陈布雷一生没有什么积蓄,但他根本看不上这个钱,从此对孔祥熙的观感就更差了。

陈果夫陈立夫兄弟的CC系,是可以直逼蒋介石的权力存在,但陈布雷无论是对蒋介石还是亲朋,都表示自己不参与派别和小组织,跟陈氏兄弟关系很疏远。

抗战时期,陈果夫常派侍从室三处的主任秘书罗时实,到陈布雷办公室走动联络感情,陈布雷却特意关照下属,让他们不要接待陈氏兄弟的人,而且不能随便说话。

有一次,陈氏兄弟拉了一帮金融界人士创办合作金库,准备礼聘陈布雷为名誉顾问,什么事都不用做还有钱拿。

陈布雷根本不想要这种所谓的“好事”,他把聘书退还给陈氏兄弟,还对下属们说:“以往我虽反对二陈自立派系,勾心斗角,但终还以为不至如孔、宋一辈人之公然贪污,现在他们办起什么信托局,并将某一银行也把持起来,搜括以肥私,可说与孔、宋是一丘之貉了。”

著名报人潘公展原本是陈布雷的老同事,多年的好朋友,但在潘公展加入陈氏兄弟的CC,陈布雷就不再与潘公展来往,两人的关系也大不如前。

可能有人会说,陈布雷这样属于不会做官、不会做人,但悦史君认为,这难道不是名士的傲骨吗?陈布雷,正是民国时期的名士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