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蒋介石视之为文胆的陈布雷是怎样一个人?

被蒋介石视之为文胆,大名鼎鼎的“智囊”陈布雷,相信很多人并不陌生。不过,布雷二字本不是他的本名,他本名原是训恩,字彦及,标标准准的古代中国儒家君子之形象,他出生那年,是庚寅年,大清光绪十六年,这一年正是洋务运动如火如荼之际:大清名臣张之洞正式兴建汉阳铁厂、大清忠良曾国藩之弟曾国荃创办江南水师学堂。

不过很可惜,这些对远在浙江慈溪刚刚出生的陈训恩没有任何关系,孙布雷洋务运动归根到底,只是那一群爱国官僚的私事罢了,慈溪多产师爷幕僚这类传统官场万金油,对于远在天边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陈家和当时很多人家一样,并不在意。

幼年的陈训恩必然无忧无虑,和以往陈家列祖列宗一样,会受到一整套传统儒家文化的教育,按照这种趋势下去,若是大清还在,必然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浙江传统人物——也许考个举人以后做个师爷什么的,就和他的祖辈们一样。

洋务运动的成果很快就得到了检验,那一年,是1894,大清光绪二十年,陈训恩也许刚刚学会行走,一八九四年爆发的甲午中日战争的结果——李鸿章全力训练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这标志着洋务运动的彻底破产。

1895年,大清光绪二十一年,《马关条约》修好,李鸿章在付出被日本人刺杀的代价后,赔款降低到了2亿3千万两白银。远在浙江的陈训恩此时可能刚刚咿呀学语,阴云却开始在每个中国人头顶聚集。

大清败给了日本,这是中华民族的空前严重的民族危机,大大加深了中国社会半殖民地化的程度,如此多的赔偿,使得清政府财政雪上加霜,于是将赔偿款摊派到每户中国人民的头上,一时之间民怨载道。

陈训恩在大清光绪二十四年,正式就读于慈溪县中学堂,但后来繁重的摊派和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深深的打击到了陈家的产业,陈家日渐衰落,陈训恩幼小的心灵逐渐埋下对当时社会的不满与愤懑,四年后,也就是大清光绪二十八年,已然长成少年的陈训恩凭借其优异的成绩正式转入宁波府中学堂。

大清光绪三十四年,皇帝太后一起驾崩,那一年陈训恩考入浙江高等学堂,和许多浙江老式师爷发家的家庭一样,时代正在天翻地覆,陈家的败落已经是不可挽救的了。1911年,大清宣统三年,陈训恩毕业了,他选择了去上海见识见识所谓的西方思潮,满腹心事的他,就像一个古典的中国文人一样,踏上了前往上海的火车。

上海很早就受到了大量西方文明的影响,当时的上海,各色思想文明不断交流,年轻气盛的进步青年每日都在讨论如何对已经病入膏肓的中华进行救亡图存,所以报刊业十分发达,陈训恩选择了做一名记者,他选择了《天铎报》,正式以布雷笔名进行报道 。

做了记者后的他接触到了大量进步书刊,结识了许多进步思想家,来到上海的第二年他便毅然加入了同盟会,加入同盟会后陈训恩希望将这种先进的思想像更多人传播,尤其是自己的那多少年多死气沉沉的传统官僚家乡,同时也为了贴补家用,陈训恩回到了浙江,先后在母校宁波中学以及宁波师范学校等校任教,言辞犀利,针砭时弊,课程很受欢迎。

就这样从1912到1920,八年时间,陈训恩教书育人,培养了许许多多的有志青年,当然在此期间,他并没有忘记多写文章,响应各地起义,号召推翻清政府。

1920年再赴上海,这一次任《商报》主编,大力揭露北洋军阀的反动统治,孙中山先生对《商报》赞不绝口,说它的宣传比办的报纸还更有成绩,而在七年后,也就是1927年陈训恩正式加入,那时候陈训恩朝气蓬勃,手里的笔杆就如刀枪一般锐利:反对封建专制,宣扬共和精神,时值国民大革命的高潮——北伐战争。那也许是他一生中最为快活的时光。

这之后蒋介石率领部分北伐军到了南昌,蒋介石马上邀请陈布雷去南昌晤谈态度恳切且谦卑,陈布雷骨子里面传统中国的那种“士为知己死”的基因复苏了,由于蒋介石的“礼贤下士”深受感动,不久即为他起草了《告黄埔同学书》。

再不久之后,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如一声惊雷,炸得陈训恩惊骇莫名,此事之后,他骨子里深深烙印的浙江旧式官僚家族作风基因便彻底苏醒了,自此之后他为人谨慎,总喜欢用为臣之道自比,很多时候无法违拗,只得唯唯,内心里

“余今日之言论思想,不能自作主张。躯壳和灵魂,已渐为他人一体。人生皆有本能,孰能甘于此哉!”他并多次表示,“不能用我的笔达我所言”,“为人捉刀是苦恼的”

又有多少人还记得,他曾经也是那个进步青年,也曾响应过辛亥革命,也曾揭露北洋军阀的腐败统治,号召打倒北洋政府呢。

其实他作为一个旧时代的知识分子,从小在封建思想熏陶下成长,骨子里就逐渐养成温顺驯服的性格,虽然学习到了很多先进思想,也明白进步学说。但作为一个旧知识分子,几乎是烙在骨子的“士为知己者死”的基因简直是根深蒂固,总会对蒋介石的一些恩惠感激涕零,对蒋介石的“知遇之恩”几乎达到了无比的虔诚。

但面对那黑暗的现实,他不会不明白,不会不感到绝望,抗战期间尚且有民族大义在侧,能够稍稍心安,内战爆发后不久,则时时受到撕裂与冲突,在这场不义之战中,自己的角色是可耻的。但“从一而终”封建思想又让他不能也不想离开反动派——蒋介石。最后,面对两难境地,为了报答蒋介石的知遇之恩,氯雷他定多久止痒也为了自己的那个早年的理想,陈训恩选择了自杀殉国,成为了那个时代特有的悲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